「置顶」戊戌腊月初四始为文言之译


今者王师如瑜有言曰:一模之文言,汝等当以己之力译之。予闻而深与之。夫文章之译,必深思而熟虑,然后出之,则文章已深得于心,於今后之为文,阅他古文亦大有裨益。故自今日,始为一模文言之译,每日一,并为此文,公于博客以自诫,备他日之忘。以为为文之力,解文之力皆必有所升。

译《叙陈正甫〈会心集〉》(嘉定2019一)


世人所难得的东西只有“趣味”。“趣味”就像山上的色彩,水中的味道,花中的光景,女人中的姿态,即使善于于言辞的人也不能说出一句话,只有能用心体会其中奥妙的人才能知道它。如今的人,追求“趣味”外在的名和与“趣味”相似的东西,于是有评论书法画作,粗略地浏览【涉猎】古董的行为,把这些当做清高的事情。把心意寄托于玄乎虚妄,离开尘世的纷扰,把这些当做高远的事情。更在其下,还有像韦应物一样烧香煮茶(以示高雅)的人。这类都是“趣味”的皮毛,怎么会涉及到【关】内在的精神和情绪!
那趣味啊,从自然中得知它的道理是深刻的,从学问中得知它的道理是浅薄的。当人们还是孩子的时候,不知道有什么趣味,然而没有做什么不是符合“趣味”的。脸上没有端庄的仪容,眼睛从不盯着一个地方看;嘴巴喃喃地想说些什么话,脚跳跃着没有安定的时候;人生中的最快乐的时候,没有超过这个时候的了。孟子所说的“不失赤子”,老子所说的“能婴

译《楮亭记》(虹口2019一)


在金粟园的后面,有二十几亩的莲池。接近池子的地方有一个园子,楮(chǔ)树在这里一丛一丛地生长。我想要建造一个亭子来纳凉。有人劝我说:“楮树是不成材的树木,应该砍掉它而种上松柏。”我说:“松柏形成树荫最慢,我怎么能等待?”又有人说:“那就种植桃李。”我说:“桃李形成树荫,也需要四五年的时间。我等道士的行踪就像游动的云一样,怎么可以停留【枳】在其中的一个地方呢?我只是考虑眼下可以用作庇荫的地方罢了。”楮树虽然不成材,不是像商丘的木头,闻了它以后会让人狂醉【酲chéng】,三天也不停止的树木。它大概是介于【界:此处推测应同“介”】成材与不成材之间的树木。把它认为是成材的话,那么不能承担做栋梁方木的用处;把它认为是不成材的话,那么它的皮可以做成纸,果实可以入药,可以染丝织品【缯zēng】,可以洗脸【頮huì面】,它的用处也很多【夥huǒ】。以前苏轼写了首题为《宥老楮》的诗,大概也是从这个道理中取

译《灵璧张氏园亭记》(普陀2019一)


从京城取道向东行走,总共八百里,才在汴水的北面看到灵璧张氏的园林。园子外面的高大【修】的竹子茂密【森】而高大(神经病啊!),高大【乔】的树木茂密【蓊】而幽深。园子里面依靠【因】汴水的溢出的水【馀】浸润而做成小池塘【陂bēi池】,拿山上怪异的石头而做成土山【阜】。蒲草芦苇莲叶芡草,都蕴含了江湖的思绪【思sì】;山桐子【椅yī】油桐桧树柏树(话说桧树和柏树似乎是一个东西?实在是不识草木(也不识人)……),都蕴含着山林的气息;奇异的美丽的花草,都展现出汴京(我猜京应该指汴京)和洛阳的姿态;华美的高大的【厦】厅堂房屋,都呈现出吴地和蜀地的巧妙的风格。可以凭借它的幽深隐藏起来,可以凭借它的富裕使人生活下去【养】。可以凭借瓜果蔬菜使邻居饱腹,可以凭借鱼啊鳖啊竹笋啊馈赠天下各地来的客人。
【维:句首语气词】张氏世代都有达官显贵,自从张家的担任殿中官员的伯父以及担任通判府官员的父亲【先人:此